当前位置:

一例预后不良的结肠癌腹膜转移引发的思考

来源:互联网  时间:2017-10-22
摘要:摘要:FIRE-3和CALGB/SWOG80405研究中,RAS野生型且BRAF野生型OS达到30m以上,但是BRAF突变者仅10m左右,也就是说,即使化疗联合靶向治疗,BRAF突变人群的生存时间延长
摘要:FIRE-3和CALGB/SWOG80405研究中,RAS野生型且BRAF野生型OS达到30m以上,但是BRAF突变者仅10m左右,也就是说,即使化疗联合靶向治疗,BRAF突变人群的生存时间延长并不明显,那么,BRAF突变状态是否会影响临床决策值得思考。

  约10%的结直肠癌患者初诊即发现腹膜转移,4%-19%的患者在根治术后随访期发生腹膜转移,5%-35%的复发患者以腹膜转移为唯一表现。结直肠癌腹膜转移不同于仅有肝转移或肺转移的寡转移患者,前者预后更差,中位生存时间约6m,后者经过包括靶向、化疗、手术、放疗、射频消融等在内的综合治疗,中位生存时间可达30m左右。部分符合条件的结直肠癌腹膜转移接受成功的细胞减灭术(cytoreductivesurgery,CRS),且联合术中和术后早期腹腔热灌注化疗(hyperthermicintraperitonealchemotherapy,HIPEC),中位生存时间可延长至20m左右。

  CRS+HIPEC已经成为结直肠癌腹膜转移的标准治疗方法,但是,把握指征,判断哪些患者适合接受CSC尤为重要。BRAF基因状态是结直肠癌的独立预后因素,BRAF突变者较野生型预后更差。FIRE-3和CALGB/SWOG80405研究中,RAS野生型且BRAF野生型OS达到30m以上,但是BRAF突变者仅10m左右,也就是说,即使化疗联合靶向治疗,BRAF突变人群的生存时间延长并不明显,那么,BRAF突变状态是否会影响临床决策值得思考。

>> 如果您有更多问题请点击咨询
    
与 手术治疗胰腺癌效果怎么样 相关的文章推荐